[2017最热门美剧]权力的游戏第7季[WEB-1080P高清][BT磁力下载][迅雷下载]首播破1600万收视纪录 取景地曝光

添加时间:2017-07-19    来源: 久久美剧   热度:加载中

导读:经过一年零三个月望眼欲穿的等待,《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于在今天回归了。人类与异鬼大战也一触即发,这一季的大部分外景都在西班牙拍摄,一张机票就能一网打尽。该季剧本基于乔治·R·R·马丁的著作《冰与火之歌

经过一年零三个月望眼欲穿的等待,《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于在今天回归了。人类与异鬼大战也一触即发,这一季的大部分外景都在西班牙拍摄,一张机票就能一网打尽。该季剧本基于乔治·R·R·马丁的著作《冰与火之歌》卷六《凛冬的寒风》及卷七《春晓的梦想》而创作,可能包含该著作中未出版的原著内容或是已经脱离原著的内容。该季于2016年8月31日于贝尔法斯特开拍,2017年2月杀青。西班牙的赫罗纳将不会回归作为第七季的拍摄地(赫罗纳是布拉佛斯与部分君临城地区的拍摄地)。之后剧组宣布北爱尔兰、西班牙与冰岛将作为第七季的拍摄地。该季将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卡塞雷斯、阿尔莫多瓦尔德尔里奥、桑蒂蓬塞、苏玛伊阿、贝尔梅奥等地取景。第二季中曾出现的国王大道的拍摄地—北爱尔兰黑暗树篱将会重新成为该季取景拍摄地之一。其余一些场景取景于冰岛。

HBO电视台的《权力的游戏》第五季开播,为今年非常火爆的魔幻史诗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第6季会延续以往的精彩画面和剧情《权力的游戏》根据乔治·R·R·马丁的系列畅销小说《冰与火之歌》改编,由《特洛伊》的制片人大卫·贝尼奥夫和游戏《光晕》的编剧D·B·魏斯担任制片,2011年4月在HBO电视台首播。小说《冰与火之歌》作为三部曲诞生,后来扩充为六部书,而后原计划中《群鸦的盛宴》篇幅太长,被拆成了两本,目前出版到第五部《魔龙的狂舞》。正如托尔金所说,故事随讲述而成长。故事发生在一个与我们自己的世界既相似又不似的世界——那里季节持续多年,有时甚至是几十年之久。故事的主线便发生在西方的形似不列颠岛的维斯特洛大陆上。由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前往北地拜访他的好友——临冬城主暨北境守护艾德·史塔克开始,渐渐展示了这片国度的全貌。单纯的国王,耿直的首相,各怀鬼胎的大臣,拥兵自重的四方诸侯,全国仅靠着一根细弦维系着表面的和平,而当弦断之时,国家再度陷入无尽的战乱之中。而更让人惊悚的:那些远古的传说和早已灭绝的生物,正重新回到这片土地。


【第一季】《权力的游戏》小说第一篇! 

【第二季】《列王的纷争》小说第二篇!昔日的开国英雄,都成了权力游戏的牺牲者。如今他们尸骨未寒,群雄相继而起,纷纷僭越称王。天际一道血红色彗星,预示了毁灭和浩劫的降临。北境大军与兰尼斯特实力相互对峙,蓝礼的南境雄兵则不断朝君临开拔,还有动向不明的史坦尼斯,以及西北黑海之上的铁群岛诸民。戍守北疆的守夜人军团北 出长城,与境外蛮族一决生死。龙之母丹妮莉丝带着老弱残兵组成的卡拉萨,跟随彗星的轨迹,穿越茫茫洪荒,朝遥远渺茫的复国大业进发……凛冬将至,冷风渐起,且听一支冰与火的赞歌。

【第三季】《冰雨的风暴》小说第三篇上半部分!

【第四季】《冰雨的风暴》小说第三篇下半部分! 红色婚礼扫平了史塔克家族的主要成员,蓝尼斯特家族巩固了对铁王座的统治,但来自南方、北方和东方的威胁依然不可小视。当斯坦尼斯在龙石岛重整旗鼓的时候,人送外号「多恩的红毒蛇」的奥伯伦-马泰尔来到了君临城,立刻成为蓝尼斯特家族眼下最直接的威胁。奥伯伦表面上是来参加乔佛里和马格丽-提利尔的婚礼,事实上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动机。在北方,曼斯-雷德率领的野人大军正在朝绝境长城进发,守夜人军团不仅人数处于绝对劣势,而且失去了与维斯特洛大陆的联系,战争形势极为不利。更糟糕的是,可怕的不死生物白鬼选择在此刻现身,给七大王国带来巨大威胁。在狭海的另一边,丹妮莉斯-坦格利安在三条龙和无垢军队的保护下向奴隶湾最大的城市弥林进军,发誓要解放这座「奴隶之都」。一旦弥林被攻陷,她将有足够的战船和足够的军队横跨狭海重返维斯特洛大陆,夺回原本属于坦格利安家族的铁王座。

【第五季】《群鸦的盛宴》+《魔龙的狂舞》小说第四、第五篇上半部分!

【第六季】《群鸦的盛宴》+《魔龙的狂舞》小说第四、第五篇下半部分!


关于《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猜想:珊莎命运的一种可能性

最终预告片中,珊莎似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配合画外音“凛冬将至,独狼死,群狼生”,再考虑到第一季中她老爹奈德拿这句话告诫她的场景,我猜测: 珊莎应该是打算为了家族,为了艾莉亚、布兰和琼恩做出一个重大牺牲,而非小指头希望的挑唆她去坑琼恩。 那珊莎能为家族、为兄弟和妹妹付出什么呢?她自己。别忘了,她跟提利昂·兰尼斯特是举行过婚礼的,非常正式的、符合七国法律与流程的、得到各方公认的合法婚姻。到目前为止,在法理上,她仍然可以被视为小恶魔的合法妻子。虽然他们始终没有圆过房,而且后来被小指头拐带到北境半强迫地嫁给了小剥皮(原书中并没有),但她和兰尼斯特的婚礼始终没有真正取消过,仍然有效。如果她正式自愿与已经成为龙妈的国王之手的提利昂结合,也就意味着,北境之王(the King in the North)与龙妈(头衔太长不背)阵营不再是敌对关系(龙妈按血统拥有对全部七国的声索权),可以更顺利地变为盟友。同时,考虑到原著的历史原型——玫瑰战争的结局:红、白玫瑰联姻结束纷争,珊莎和提利昂的结合,也将意味着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握手言和。甚至,如果,万一,艾莉亚特别是布兰放弃临冬城的继承权……一旦囧雪坦格利安家族的身份曝光,北境就该重回史塔克家族血统,布兰的继承权优于珊莎,珊莎优于艾莉亚。考虑到艾莉亚和黑白院的关系、布兰的三眼乌鸦绿先知身份和身体瘫痪的客观条件,珊莎很可能会成为北境最合适的继承人。而兰尼斯特家族方面,色曦已经把冯叔叔炸死了,凯冯的儿子那个狂热教徒也小小鸟被杀了,还有两个远房侄子第二季被卡史塔克剁了。而根据女巫的预言,她也会死在自己弟弟(不管是哪个弟弟)手里。而詹姆单枪匹马向龙冲锋的镜头,我觉得他凶多吉少,挂掉的概率也非常大。就算詹姆到最后不死,作为必然战败的瑟曦阵营一方,将来披黑袍子当守夜人(长城倒了还需要守夜人么?)的可能性很高,基本不存在掌控凯岩城的可能。一旦詹姆出局,小侏儒自然也就成了狮子家最合适的下一任家主。如此一来,狼家和狮家也就真的合流了。

《权利的游戏》第七季开播,剧中的美景都在哪儿呢?


苏玛伊阿-位于西班牙北部苏玛伊阿(Zumaia)的复理石海滩,可能是第七季中龙母丹妮莉丝的故乡龙石岛。不同于普通的沙滩或是鹅卵石海滩,苏玛伊阿的海滩是由一片六千五百万年前形成的复理石群构成的。  


复理石是一种特殊的海相沉积,看上去就像一个巨人用梳子在地上狠狠划过。这种鬼斧神工的地质奇貌在地球上并不多见,因此苏玛伊阿一直是世界考古协会的重点保护对象。踩上复理石,往大海的方向漫步而去,几乎所有到苏玛伊阿的游人都会这么做。有些地方复理石从山上一路垂直而落,然后拐个弯又沿着海滩冲向大海,在海水落潮之时,在水中浮现……似乎只有这样带着岁月烙印又粗犷荒凉得不像地球的地方,才配得上马丁书中传奇真龙的诞生地。


塞维利亚-在《权力的游戏》一书中,坦格利安家族曾在君临城附近一座丘陵的顶部这里圈养他们的龙,这个被称为龙穴的地方后来在暴动中被毁,其中的龙也被杀死。也许正如小恶魔提利昂所说的,被圈养的龙永远都不会像放养的龙一样巨大。


伊塔利卡古罗马遗迹

西班牙城市塞维利亚附近的伊塔利卡古罗马遗迹,被认为是这个龙穴的拍摄地。第七季中龙母丹妮莉丝将在这里会见许多重要人物,很多故事线也将在这里合并。罗马人曾统治整个西班牙超过6个世纪,他们改变了当时的乡村面貌,修建了大量道路以联结各主要村镇。伊塔利卡遗迹大约建于公元前206年,当时这里是罗马帝国的一个军事重镇。到了中世纪,伊塔里卡成为塞维利亚兴建城市源源不断的石料来源地,许多建筑因此毁灭,所幸的是,罗马人标志性的圆形剧场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至今20多处镶嵌雕饰仍然依稀可辨,包括一处雕有飞鸟、占星和四季轮换图案的精妙绝伦的彩色地面。在这片方圆约3200平方米的范围内,5条平行的大街及其地下排水设施也依然保存较完好。


塞维利亚皇宫是多恩的拍摄地--塞维利亚的皇宫也很可能再次作为多恩马泰尔家族的宫殿出现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中。这是欧洲最古老的皇家宫殿之一,完美地体现了安达卢西亚地区的建筑风格。宫殿修建于中世纪,最早是摩尔人的城堡,后来又融入了伊斯兰风格、基督教风格和哥特风格,很有看头。作为世界遗产的所在地,塞维利亚皇宫似乎不需要《权力的游戏》来为它再增砖添瓦,一个有趣的八卦称在前几季拍摄中,扮演詹姆·兰尼斯特的演员有一次返回酒店取剧本,回皇宫时遭遇了游客浪潮,不得不排了好一会儿的队买票和游客一起进入。对旅行者来说,塞维利亚的圣克鲁斯区也值得一去。这个地方原为犹太人居住,一直是塞维利亚最古老、最具特色和最别致的住宅区之一。大量白色的古老民居、曲曲折折的鹅卵石小巷和迷人的花园集市正是安达卢西亚文化中的精髓部分,街区的小酒馆里入夜则有地道的弗拉门戈表演。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 第1集介绍

老佛雷的走狗们被再次召集到孪河城。他们都参加过血色婚礼,手上都沾有史塔克家族的鲜血。他们不清楚一向吝啬刻薄的老佛雷为什么会一反常态的斟上美酒,更不知道自己喝下的是穿肠毒药。通过无面者考验的艾莉亚戴着老佛雷的面皮,将曾经的仇人全部毒杀。凛冬已至,佛雷家族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离开孪河城,艾莉亚在前往君临城的途中遇到了一队人马。这些人是奉命开赴河间地,维持没有佛雷家族后的当地秩序。他们表现得很友善,用自己的食物招待了艾莉亚。艾莉亚还从他们的口中了解到一些君临城的情况,而她说出要去君临城刺杀女王瑟曦时,也被众人当成了玩笑,一笑了之。

艾莉亚向南,昔日的猎狗却向北。加入了无旗兄弟会的格雷果跟着贝里·唐德利恩和索罗斯等人前往北方。半路在一座废弃的农舍宿营。去过一次鬼门关的格雷果已收敛了许多,不再视人命为蝼蚁。他一直不明白光之王为什么一再复活贝里,却让其他好人死于非命。索罗斯点燃了壁炉中的炉火,让格雷果亲身感受光之王的旨意。从小惧怕火焰的格雷果强迫自己站在壁炉前,双眼紧盯着炉火。不知为何,他从火焰中看到了长城最东端的城堡东海望,还有成群的尸鬼大军。从此之后,格雷果不敢再质疑光之王的神旨。

长城以北,夜王率领着异鬼和尸鬼大军,裹挟着风暴向南挺进。在他们之前,梅拉拖着躺在雪撬上的布兰抵达了黑城堡。接替琼恩成为守夜人司令官的艾迪无法确定眼前的两人是敌是友,直到已具备绿先知能力的布兰说出艾迪的人生经历,才打消了守夜人的疑虑。艾迪打开城门放进了梅拉和布兰,远处的风暴不息,隐藏其中的瞳瞳鬼影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临冬城里,被众家族推举为新北境之王的琼恩正在向手下讲述自己的计划。维斯特洛大陆最大的威胁不是兵强马壮的兰尼斯特家族,也不是虎视眈眈的高庭和多恩,而是长城以北的异鬼。他已请求学城的学士翻阅古籍书典,期望能找到有关龙晶的记载。龙晶是唯一能杀死异鬼的物质,可仅靠在先民拳峰找到的那一点,无法打败异鬼。必须找到更多龙晶,尽快打造成武器,才能与异鬼对抗。

在人手方面,琼恩打算让女人也参加战斗训练。这一决定得到熊岛岛主莱安娜·莫尔蒙的绝对支持。见年纪轻轻的莱安娜都无怨言,其他家族首领也不敢再有异议。

另外,长城是阻拦异鬼南下的唯一屏障,又长期缺少驻兵。所以琼恩希望托蒙德能带领自由民镇守东海望,那里是艰难屯之后,异鬼最有可能抵达的地点。艰难屯一役,托蒙德和幸存的自由民记忆犹新。他们接受了这项使命,与千百年来为敌的北境人共同御敌。

考虑到异鬼有可能突破长城,最先面临攻打的是最后壁炉城和卡霍城。这两座城堡分属安柏家族和卡史塔克家族,都是投靠了拉姆斯·波顿的叛徒。珊莎的意思是将这两座城堡分派给支持者,但琼恩与她的意见相左。对抗拉姆斯时同仇敌忾的姐弟俩,在部下面前首次表现出了分歧。琼恩以北境之王的身份做出最终裁定,禁止驱逐安柏和卡史塔克家族,城堡仍由其后人经营。得到宽恕的安柏和卡史塔克家族的后人,在众人面前拔剑宣誓效忠,引来一片欢呼声。一直躲在人群后的小指头培提尔冷眼旁观,琼恩与珊莎不睦,他就有机会拉拢珊莎争夺北镜的势力。珊莎并非不了解培提尔的心思,对这个曾将她卖给波顿家族的人,她始终无法完全信任。

会后,君临城的信鸦送来书信。瑟曦成为新一代的七国守护,即维斯特洛的女王。信中要求各大家族即日起前往君临城宣誓效忠,否则以叛徒论处。在此事上姐弟俩又产生了分歧,琼恩见识过夜王的恐怖,所以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对付异鬼上。而珊莎领教过瑟曦的冷酷,知道她不会放过任何违背她意愿的人。一南一北两大威胁,到底哪个更可怕,姐弟俩谁都不清楚。

这会,雄心勃勃的瑟曦正命人在红堡的地板上绘制维斯特洛大陆的地图,她要将七国踩在脚下。奉命前来晋见的詹姆对这个姐姐感到即熟悉又陌生,当年他为了阻止“疯王”用野火炸毁君临城才背上了“弑君者”的罪名。可如今瑟曦用野火炸掉了小半个君临城,贝勒大圣堂里的权贵无一幸免。瑟曦召见詹姆并非为了聊家常,她已收到消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正率大军横渡狭海而来,而为她出谋划策之人正是自己的弟弟小恶魔提利昂。詹姆有着丰富的战争经验,略加思考便想到丹妮莉丝会在东部的龙石岛登陆,那里没有军队驻守,还是丹妮莉丝的出生地。

如果真如詹姆所言,那东有丹妮莉丝,西有高庭奥莲娜,南有多恩艾拉莉亚,北有琼恩,瑟曦可谓四面受敌。詹姆认为凛冬长夜已至,在这个最长的冬天里,喂饱士兵和战马才是要务,此时派兵四处征战实属不智之举。必须找到盟友,才有机会在天气恶化前结束战争。

瑟曦接受了詹姆的建议,但盟友并不是詹姆所说的物资丰厚的高庭提利尔家族,而是铁群岛的攸伦·葛雷乔伊。攸伦收到邀请,率领铁舰队亲赴君临城。瑟曦看着海面上密布的金色海怪船帆,相信只有铁群岛的战舰才能阻止丹妮莉丝的脚步。而攸伦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既想联合兰尼斯特家族灭了自己的侄女雅拉和侄子席恩,还想趁人之危向瑟曦求婚。瑟曦的拒绝并没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他要用丹妮莉丝舰队的覆灭当作求婚彩礼献给瑟曦。

此时位处南方的旧镇学城里,山姆除了日常整理书籍和学习外,还要做各种脏活累活,日复一日。他很想进入禁区翻阅只有学士才有资格阅读的古书籍。可在没有取得学士认证前,他的要求被一再否决。几乎没人相信他口中所说的异鬼会真实存在,即使唯一相信他的年长学士也没有把异鬼当回事。他们都认为,只要长城还在,就不用畏惧漫漫凛冬。既然无法说服那些老顽固,山姆便偷了禁区的钥匙,将有关书籍带回吉莉在旧镇上的家。每天晚上他都不眠不休的查阅书籍,终于找到了有关龙晶的记载,在龙石岛上有丰富的龙晶矿藏。有了这个重大发现,山姆马上写信,派出信鸦通知琼恩。

发现龙晶矿藏,让山姆如释重负,白天继续回学城做事。在收拾隔离病人的餐盆时,一只手臂突然从门里伸了出来。手臂上长满了灰鳞病留下的黑色斑点,把山姆吓得连连后退。病人追问龙之女王是否到来,可山姆哪知道这些,惊慌的拔腿便逃。

就在维斯特洛大陆各方势力暗中角力时,丹妮莉丝终于到达了自己的出生地龙石岛。阔别多年,岛上的城堡仍然矗立。走进城堡,五王之战的痕迹犹存。已经没有时间哀悼,丹妮莉丝收拾起复杂的心情,要立刻进行御前会议,讨论下一步作战计划。